欢迎光临“广东省孕婴童用品协会网站”!今天是 2024年06月24日 星期一
您的位置:首页 >> 政策法规 >> 儿童化妆品行业有待规范化
儿童化妆品行业有待规范化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发布的《儿童(含婴幼儿)化妆品申报与审评指南》(下称《指南》)于2012年4月1日起开始施行。该《指南》依据《化妆品卫生规范》、《化妆品行政许可申报受理规定》等有关规定制定而成,旨在规范儿童化妆品申报与技术的审评工作。《指南》的出台,再次使儿童化妆品的安全问题成为焦点。

儿童化妆品安全监管逐渐规范化

据了解,该《指南》所涉及的化妆品使用人群为年龄在12岁及以下的儿童。凡是在产品标签(含产品说明书)的文字或包装图案中注明“儿童用产品”字样的,均须按照儿童化妆品要求进行申报。

该《指南》对儿童化妆品的配方作出明确要求。《指南》规定,配方所用原料的品种须最大限度减少;选择香精、着色剂、防腐剂及表面活性剂时,应坚持有效基础上的少用、不用原则,同时关注其可能存在的潜在致敏性;在儿童化妆品的配方中,不宜含有美白、祛斑、去痘、脱毛、止汗、除臭、育发、染发、健美、美乳等功效成分。同时,选用的原料及技术应具有一定的安全使用历史,不鼓励使用如基因技术、纳米材料等新技术新材料。此外,儿童化妆品菌落总数不得大于500CFU/mL或500CFU/g(CFU为菌落数单位);产品中文名称、标签及说明书中应标注“适用于儿童”等说明性用语;对于儿童使用的产品,应在外包装上标注“适用于儿童,必须在成人监护下使用”等警示用语;说明书中所阐述的内容应该科学、合理,不能用绝对化语言描述。

广州中山母子乐园品牌总经理资军告诉记者,在《指南》出台之前,我国还没有专门针对婴幼儿及儿童日化用品检测标准。由于相关条规的缺乏,国内婴幼儿化妆品的技术、配方都主要沿用成人化妆品的技术、配方等。《指南》的发布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儿童化妆品生产制造的规范化。

同时,记者也发现,在该《指南》中,只有“应少用或者不用香精、着色剂、防腐剂等原料”的表述,而对这些添加物质的具体含量却并未给出明确的具体的量化要求。对此,北京中医药大学陆绮教授表示,化妆品中的添加剂,特别是限用物质是否对人体有害,关键要看其含量是多少。

在化工产品中,同样的成分标准对于成人来说是安全的,但对于儿童来说却不一定安全了,因为儿童身体各项机能的防御能力都比成人低,所以更容易受到外界的刺激和影响,有些成分甚至对儿童有毒害作用。

企业应转被动为主动  透明化化解危机

在《指南》未出台之前,国内因缺乏儿童化妆品安全监管方面的规范制度,安全问题频频发生。然而,随着监管制度的不断规范,儿童品牌的质量关将更加严格,同时企业的危机公关也会越来越重要。

上海灵思传播机构客户部经理张黎表示,之前儿童用品行业内也发生过质量安全危机,似乎都是枪打“出头鸟”——强生。“涉毒门”曾一度让强生陷入漩涡,但其间强生透明化的处理方式使其变被动为主动,顺利化解了危机。她介绍,“涉毒门”事件发生的第一时间, 强生(中国)有限公司迅速对这一报告做出反应,发表声明称:CSC发现的微量化合物成分是来源于为保证婴儿产品的温和质地并避免细菌繁殖而采用的产品生产过程的副产物。英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和全球其他政府相关机构均认可在这一水平微量成分的安全性。随后,国家质检总局发布的强生产品检测结果显示,强生(中国)有限公司仅有一种产品即强生婴儿香桃沐浴露的一个批次检出二恶烷。

至于含量是否会影响健康则需要进一步分析。而国家食品药品监管局保健食品审评中心则声称,未发现强生33个化妆品配方中添加甲醛和二恶烷。 紧接着,强生更是通过网络媒体广告震撼、醒目地将“国家政府机构检验合格”字样作为广告主体进行信息传播。一系列动作主动出击,在一定程度上挽回了品牌的公信力。

由此可见,当危机出现时,透明化的处理方式固然可使自己不被动,但安全问题始终是国内儿童化妆品行业的“大暗礁”,企业应选择一种主动的姿态去看待这一问题。

上一页[1] 下一页